相关文章

7名政协委员举报深圳机场公务机收费违规

  南方日报讯 (记者/曲广宁)8月7日,南方日报报道了深圳多家公务机公司投诉深圳机场大幅上涨公务机在机场地面保障等服务费收费水平,使得公务机每往返深圳机场一次要向深圳机场和其子公司缴纳近4万元服务费,比此前高近5倍一事。

  记者10日最新了解到,包括赵利生、李治民等4名市政协常委和黄育存等3名市政协委员,共7名市政协委员将联名向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深圳机场价格违规一事。

  此外,对于深圳机场方面表示的“涨价后对服务和流程进行了改善提升,提供完整服务链条”这一说法,东海公务机公司代理律师张旗表示,涨价后深圳机场的服务和原来一样,硬件无任何提升,打包价中的多个服务也完全享受不到,“单方打包收费的方式可以说是搭售或强迫交易,”张旗表示。记者实地调查发现,深圳机场公务机候机楼还位于旧航站楼,设施陈旧,空气流通不畅,而贵宾乘客除使用贵宾厅休息、享受冷气、茶水和安检服务外,深圳机场方面所称的其他服务乘客并未感受到。

  政协委员:我们都对机场有意见

  南方日报报此前报道,在深圳运营的公务机企业此前在深圳机场每往返一次需要向深圳机场及其子公司缴纳站坪服务费、快捷检查通道费用、贵宾厅服务费以及起降费共计7120元。今年新航站楼启用后,深圳机场选择其全资子公司卓怿公司作为除深航和南航外,为其他所有公务机公司提供地面保障服务工作的唯一公司。卓怿公司成为公务机地面保障服务“唯一”提供商后,今年上调了其服务收费,公务机在深圳机场往返一次收费达37400元,是以前5倍有余。

  记者最新了解到,多家公务机公司对深圳机场此次提价表达不满后,7名政协委员将联名举报和投诉深圳机场价格违规。据了解,市政协常委的赵利生、李榕、林立方、李治民及黄育存、孙蕴、、张展豪3名委员已经在联名投诉文件上签名,举报和投诉材料将送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这些政协委员在以往工作中都有乘坐公务机的体验,部分还是公务机的常客”,张旗介绍,今年深圳机场单方大幅度调价后,“他们都有意见”。

  政协委员们认为,机场此次调价违反了《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民用机场收费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相关规定,即不管调整还是上调收费标准基准价,机场管理机构都应与用户协商后,并报政府主管部门(民航局和国家发改委)审批,“但卓怿公司在大幅上调收费前,未与各公务机公司协商标准,也未经政府主管部门审批”。

  “利用垄断地位而不是基于市场制定”

  深圳机场认为,提供全链条、一站式的统一服务,是FBO(机场地面保障服务)发展的方向,此次调整是针对过去存在的诸多问题,在充分吸收了亚联、金鹿等公务机公司优秀服务经验的基础上,对服务和流程进行了改善提升,着力为公务机公司提供一站式的FBO服务。深圳机场方面还表示,为此专门在内部选拔英语口语流利、综合素质高的员工,为公务机客户提供专业服务。在服务内容上,提供集前期信息处理服务、FBO楼服务、机坪保障服务、酒店预订等延伸服务于一体的完整服务链条,涵盖了公务机从起飞到落地的全过程。在流程方面,则整合优势资源,理顺公务机的全流程保障链条,实现流程的快捷性,最大限度地为客户节省时间。

  而来自公务机公司和乘客方面的说法则表示,收费大幅调整后,服务内容和原来一样。一名最近有乘坐公务机的高端贵宾客户告诉记者,现在公务机的候机楼就是以前的机场老航站楼,在机场转场新航站楼后,老航站楼走廊多处中央空调常常处于未开启状态,这使得空气流通不畅,加上内部装修、设施还是沿用之前的,因此贵宾服务厅的设施与新航站楼相比显得陈旧。

  记者了解到,对于公务机乘客而言,高效快捷是公务机的最大特点,因此贵宾进入候机楼后,常常在贵宾厅包房内休息不到20分钟就会登机,此间只会享受茶水、冷气和通道等服务,至于深圳机场卓怿公司新的收费标准中罗列的诸如鲜花代订、酒店代订、出租车代叫等服务,贵宾乘客往往享受不到,也并不需要。

  “收费大幅上涨,而与之对应的服务却没有任何改变”,张旗表示,收费上涨前后,公务机服务的硬件无任何改变,而服务还是接受安检、贵宾服务厅这几样,其他所谓服务贵宾没有享受到,但还要打包付费。张旗认为,这实际是一种“搭售和强迫交易”。

  对于机场方面表示收费是完全基于市场及行业规律制定的说法,张旗认为,市场定价的前提是有竞争者可选择,而卓怿公司的服务是深圳机场针对其他公务机公司唯一的地面保障服务提供商,本身就不具备公平交易的前提。张旗还表示,公务机市场这一两年才发展起来,市场处于起步上升阶段,深圳机场此举不利于市场健康发展,“其利用垄断地位来收取高额费用,付出的服务和收取的价格完全不成正比,完全没有兼顾行业发展”。